文學樓 恐怖靈異 七月的暖陽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小說:七月的暖陽| 作者:陌殤北歸| 類別:恐怖靈異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tcyxno.icu,方便下次閱讀小說《七月的暖陽》最新章節...
    “不能放啊!”向坤越發抱的更緊了,嚎啕大哭的繼續聲淚俱下:“我就是不想讓你太生氣才偷摸自己回家找的,本來這次的錢我沒想你幫我還的,誰知道他們借我的錢是高利貸啊!高利貸啊!利滾利越滾越多,我害怕給你也找麻煩給向媛也找麻煩啊!我家也不敢回,哪也不敢去,在石橋底下睡了幾天實在沒辦法了我才回來的,哥哥對不起你,求求你不要剁我的手...... ”

    向陽握著菜刀的手抖了抖,他閉上眼睛聽著哥哥撕心裂肺的解釋和痛哭流涕,石橋底下睡了幾天,高利貸,利滾利,實在沒辦法了,這幾句話在向陽腦子里轉著圈的亂晃,敲的他神經疼,一只只利爪不斷的在他的胸口前奮力撕扯著。

    小時候的三兄妹感情很好,兒時父母也會有出遠門的時候,在那段日子里都是向坤和向媛照顧著他。

    有一次,向陽突然性的發了高燒,爸媽出了遠門聯系不上,兄妹三人身上都沒有什么經濟能力,各種物理藥物都沒讓他退了高燒,半夜三更被燒的迷糊的向陽被向坤背著和姐姐一起去了醫院。

    溫度計上顯示的39度1讓他們手足無措,向媛拉著醫院的里的主治醫生哭著求他們先給弟弟看病,可是沒有錢啊,醫生讓他們聯系家里的大人或者去借錢,兩個大小孩急的掉眼淚,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向坤讓向媛抱著向陽在醫院等著,說自己很快就能弄到錢了,話一說完就頭也不回的出了醫院。

    向媛流著眼淚坐在冰冷的醫院大廳哄著燒迷糊的弟弟,弟弟嚷嚷著只想回家,懂事的說抗一抗燒就退了。

    直到向坤臉色蒼白的拿著沒幾張的紅色鈔票跑進醫院時,醫生才給向陽掛了退燒針,可是燒了太久向陽嘔吐,驚厥,最后醫生檢查結果卻是急性肺炎引起的發燒。

    床上躺著向陽一張小臉燒的發紫,眼神迷離,向媛慌得不行,錢又不夠了,向坤咬了咬牙安慰道,再等等,說完又沖出去了醫院,再次回來的時候向坤整個人都是暈的,當所有的錢給了醫生,而向陽病情穩定的時候向坤暈倒了,一直聯系不上的爸媽也終于回了電話,再往回趕的路上。

    三天后從醫院出來的向陽迷迷糊糊睡覺間聽到媽媽的哭聲起了床,小心翼翼的站在門后時才知道原來自己看病的錢是哥哥賣血換來的,而因為過度賣血和針具不衛生的哥哥此時正在icu病房里搶救。

    那時,弟弟的命是哥哥用命換來的。

    從那之后向坤的身體就變得很不好了,父母對他除了心疼還是心疼,而向陽也在那時起努力的鍛煉身體,暗自發誓今后由他的肩膀來守護自己家人的一切。

    向坤還抱著他的腿彎哽咽的說著什么,向陽卻聽不進去了,他放下手中的菜刀鼻子卻酸了,他用力的按了按自己的雙眼,無力的說:“松手。”

    “陽兒...”向坤低著頭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我不放,我不能沒有手啊。”

    向坤哭的感動天感動地的,鼻涕眼淚蹭了向陽滿褲子,抽噎的像是一個被遺棄的孩子。

    他應該是真的怕了,就算是嚇唬也應該差不多了吧,向陽這樣想著,他嘆了口氣,低聲說:“記住了,這是最后一次,今后是死是活我真的不會在管你了。”

    “陽兒...”向坤哽咽了一聲,不敢相信的抬起頭看向他,就在前一秒他還以為今天的手真的保不住時,向陽居然再一次心軟了。

    眼睛大概是哭的太久再加上臉上的紅腫淤青,此刻已經變成了一條視線不清的夾縫,他緩緩的松開了自己的攥著的雙手,抹了一把迷了眼睛的決堤的淚水,胳膊因為害怕和過度用力跟抽筋似的抖到不行,渾身都疼,語氣也伴隨著哭聲顯得特別底氣不足:“謝謝陽陽,謝謝...”

    向陽往后退了兩步,靠在櫥柜旁邊使勁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嘆了一口氣緩緩說著:“總共欠了多少,都借了誰的,給我列個單子,這次我去還,如果再有一次,你知道的。”

    還坐在地上的向坤顧不上擦干凈臉上的鼻涕眼淚還有和著的血跡連連點頭:“知道,知道的,我不會了。”

    全身心放松之后向坤發現自己腿軟的不行,渾身上下骨頭連著筋各種亂竄的疼,向陽猶豫了片刻還是伸手把他從地上扶起一瘸一拐的走去他的臥室。

    隔壁向坤的房間已經沒有人住了,但是鼻青臉腫的向坤看著他呢喃道,不想回自己的臥房,他只好讓他先睡自己的房間,地上依舊散落的七零八落的物件,向坤有些不好意思,之前給他弟弟弄的一塌糊涂,他想道歉,向陽卻緩了語氣說道:“你先睡吧,明早起來列好單子給我發短信,我回店里睡。”

    向坤猶豫了,他站在床邊試探的問道:“你也在這睡吧,明天我跟你去店里。”

    “信不過我?”向陽驚訝了:“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在他的記憶里他似乎沒有騙過向坤。

    “不是。”向坤低下頭有些緊張的說,聲音小的像是耳語:“我有點怕...最近真的被打怕了,你就當陪陪我吧,行么?”

    連著幾天向坤都是在外面躲著藏著,在石橋下窩著,沒有一天吃飽了飯,睡足了覺,如果不是向陽今天給他發的短信,知道他那些人和向陽碰過面后不會再來,他也不敢趁著今天偷跑回來找向陽的存款,怕是真的怕了,誰會不怕死呢?

    看著他不敢抬頭小心翼翼的回答,向陽的心顫了顫,聲音卻依舊冷淡:“能知道怕了,也是好事。”

    客廳的燈沒有關,臥室的門開著一條細縫,外面的光透進來讓向坤覺得安心,兄弟兩個已經很多年沒有睡在一張床上了,向坤渾身都疼,向陽讓他脫了衣服明天早上再幫他洗澡,折騰累了,向坤躺在床上沒一會就響起了鼾聲,到底是家里能給他足夠的安全感,更何況向陽就在他的身邊。

    向陽挺困的,但是翻來覆去睡不著,即便強迫自己入了睡,也只是閉上眼睛休息而已,一夜都是昏昏沉沉,身上像鬼壓床似的壓抑窒息。

    早上醒的時候向坤還在睡,向陽先去沖了個熱水澡,身上混合的泥土味和血腥味實在難受,閉著眼任由熱水沖打著臉龐才感覺自己能輕松一點,毛巾隨便的擦干了身體,早飯擺在飯桌上的時候,向坤總算是睡醒了,揉著腰捂著額頭湊近了飯桌聞了聞:“好久沒吃到熱飯了。”

    “吃完去洗澡。”向陽抬眼說。

    “嗯。”向坤狼吞虎咽,像是餓了八百年似的吃干凈了所有的食物,向陽收拾碗筷,他拿了干凈的衣服進去清理身上的污垢,向陽本來說怕他太疼想幫他,向坤搖搖頭反手把衛生間的門反鎖了。

    向陽在沙發上窩著,手里一遍遍的轉著手機翻看著和夏七月之前的聊天記錄,本想告訴夏七月一聲,今天不去學校了,可是想想又沒必要,手機揣回兜里的時候他還是覺得有些煩躁。

    向坤洗的時間挺長,向陽幾次想敲門看看還是忍著沒去,自作自受。

    臨出門的時候向陽也沒收拾他臥室的一地狼藉,而向坤帶了帽子和口罩捂得嚴嚴實實,生怕誰在街上認出他,去了店里已經早上十點了,向陽取了銀行卡,向坤把賬目和名單給他的時候,向陽無奈的笑了笑,他存的這些積蓄還完之后基本算是一貧如洗了。

    向坤還想說什么,終是動了動嘴沒有出聲,向陽嘆了口氣:“你在店里呆著吧,來人不要開門了。”

    “好,我哪也不去。”向坤答應著,還錢之前他也根本無處可去,至少向陽店里還沒幾個人敢找過來。

    安頓好之后,向陽取了車,難得的戴了頭盔全副武裝,名單上人不多,數目倒是不小,居然還有大炮手下的賬,這是他沒想到的,怪不得向坤這次這么害怕。

    不過他還是選擇了先還數目多的,臨近中午的時候,向陽算是把銀行卡里的所有錢全部換成了手里的這些借條,出門前他給向坤留了一百塊錢吃飯,而他這會卻一點也不想回店里。

    向陽突然間有些迷茫,也挺無奈的,不知道該去哪里,或者該做點什么,在摩托車的轟鳴下不知不覺的去了油菜田,風景還是那么美,游玩的人也還是寥寥無幾,他把車停下后沒有去看所謂的風景,也沒有所謂的目的地,單純的靠在摩托車上兩眼放空。

    基本算是倆兜空空吧,這幾年的積蓄突然間變得精光,不知道換做別人會有何想法,向陽在兜里掏了掏,煙盒里也還只有所剩不多的幾根了,攏火點煙,看著眼前飄散了灰色煙圈,向陽突然樂了。

    存錢,還錢,再存錢,再還錢,這次算是到頭了嗎?

    他不知道,如果下一次向坤再渾身是傷的苦苦哀求他時,他會不會繼續心軟,繼續替他還錢,他還是不知道啊。

    正發著呆,手機突然震了震,向陽拿出來看了一眼,顯示人:夏七月。(www.tcyxno.icu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精准28码中特